本案属于拍卖合同纠纷

白银 2019-08-12 07:03200未知admin

  一栋法院查封的居民楼,被甘肃本地人雒朝毅竞拍得到后,却因为该栋楼房手续不齐等原因迟迟得不到交付和过户,背后原因扑朔迷离。

  家住甘肃白银的雒朝毅一直在为两年前的一个决定懊悔。他说,时光如果可以倒流,他肯定不再斥巨资竞拍当地法院拍卖的一栋民居楼房。

  这件让雒朝毅烦恼的事发生在2017年。这年,他成功竞拍到一栋法院查封的居民楼。不过,竞拍成功后,该楼却迟迟未能交付。之后,在交付的过程中,该楼由拍卖时的27套房变成了17套房。

  雒朝毅对法院的判决并不认可。近日,他又将该案向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雒朝毅是土生土长的甘肃本地人,前几年因建筑行业的兴起,他瞅准了机会加入了建筑大军。后来,因为自己年龄大,且建筑业日渐低迷,雒朝毅也就离开了这个队伍,并赋闲在家。

  2017年7月,他听说白银中级人民法院(简称白银中院)要拍卖一栋大楼。雒朝毅想,房价一直在涨,只要拍卖到手,转手便可获利。他认为这是一个赚钱的机会。随后,雒朝毅仔细研究了拍卖公告,并报了名参与此次竞拍。

  据雒朝毅介绍,他先从农村信用社贷了货款395万元,之后又从民间借放贷人借了高利贷550万元。

  2017年7月24日,竞拍正式开始,白银中院委托甘肃泽厚拍卖有限公司在中国拍卖行业协会网络拍卖平台进行拍卖。最终,雒朝毅以1000多万元的价格竞拍到了位于白银市白银区滨河西路51号泰端豪庭住宅小区1号楼的27套住宅,并按规定时间交清了拍卖款。

  竞拍成功后,雒朝毅就想着赶紧办理各种过户手续。手续齐全后,他可以通过多种渠道进行资金回笼,但结果并没有那么乐观。他多次跑到法院要求过户,但办理过户手续的事情却无任何进展。

  直到2017年11月底,白银中院执行局相关负责人给雒朝毅打来电话,叫他跟开发商商谈。这时他才知道此次拍卖的房屋还没有办竣工验收手续,也没有办理房产总证,而且这个小区的很多购房者都没有合法手续。

  并且,该拍卖标的物的27套住宅并未按规定进行竣工验收,也没有办理房地产开发的总证件,一时半会还不能办理房产过户等其他手续。

  听到这个消息后,他很纳闷:“拍卖时,竞拍公告上清楚写明该拍卖对象主体为钢混结构12层,建于2014年,房设施完善,维护保养良好。怎么会出现这些问题?”

  他在退款书中称,该楼在拍卖时已经写明了产权设施完善,维护保养良好,但实际有未验收等一些原因,导致其无法办理过户到自己名下。他多次催促白银中院尽早给自己办理过户手续,但至今已经4个多月,仍然不能办理,而自己每月要担负着十八九万元的民间借贷和银行贷款利息,压力巨大无法承受,给自己带来了巨大经济损失。

  因此,他恳请白银中院能够支持他的退款申请,而白银中院并没有明确回复他的申请。

  该小区住户在接受民主与法制社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他们在买房前对该小区并不了解,他们自从2015年买了该处房产后,直到现在都已经入住了也没有办下来房产证。

  第二年,雒朝毅将甘肃泽厚拍卖有限公司和原产权人白银市东裕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东裕房产公司)告上法庭。

  雒朝毅认为,2017年7月25日双方签订《拍卖成交确认书》,他分四笔向被告甘肃泽厚拍卖有限公司支付拍卖款及佣金1200余万元,被告甘肃泽厚拍卖有限公司承诺款项交清后,白银中院会在7个工作日内下《民事裁定书》交付房产。

  其后,原告多次找被告甘肃泽厚拍卖有限公司及白银中院要求交付房屋,被告知被告东裕房产公司已私自将拍卖成交中的10套住宅处置,无法交付上述10套住宅。原告要求追究被告东裕房产公司责任,经白银中院主持协商,被告东裕房产公司将泰瑞豪庭住宅小区3号楼6套住宅交付给原告,以抵顶其私自处置的10套住宅。

  2018年8月30日,白银中院下达2016)甘04执63号之六(执行裁定书》,将23套房屋所有权转给原告。

  雒朝毅认为,被告甘肃泽厚拍卖有限公司不能按约定交付拍卖房屋已经构成违约,被告东裕房产公司私自将拍卖成交的10套住宅处置,致使原告的拍卖款以及佣金被占用长达一年多,使原告遭受巨大损失,应该赔偿。

  甘肃泽厚拍卖有限公司则辩称,拍卖房屋交付主体为人民法院,他方只是一个平台,也在拍卖后第二天将拍卖款打入了白银中院账户,标的物的交付应由法院进行。

  东裕房地产公司辩称,他们不是本案适格被告。本案属于拍卖合同纠纷,委托拍卖人系白银中院,受委托人是本案另一被告甘肃泽厚拍卖有限公司,合同关系相对方是泽厚拍卖公司与原告雒朝毅,东裕房产公司权利义务关系基于白银中院的司法行为,不是因合同产生的权利义务关系,故而不是适格被告;房屋评估时已向白银中院提出异议,明确告知10套房屋已出售,因拍卖公司未审核,导致房屋不能及时交付,故过错不在东裕房产公司。

  一审法院在审理后认为,民事法律关系是由民法调整的平等主体的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之间的人身关系和财产关系。本案是在法院执行程序启动后由法院委托拍卖过程中发生的纠纷,法院委托拍卖属司法行为,不同于普通的民事法律行为,故本案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诉讼受理范围。依照相关法律驳回了雒朝毅的起诉。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本案应否属于人民法院民事诉讼受理范围。经审理查明,本案是在法院执行程序启动后由法院委托拍卖过程中发生的纠纷,法院委托拍卖属司法行为,不同于普通的民事法律行为,故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诉讼受理范围。综上所述,雒朝毅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一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另外,他还对东裕房地产公司所提出的10套房子在查封前被卖的说法并不认可。

  雒朝毅说,如果在拍卖前就已经卖了,那么法院和拍卖公司就不应该按照27套房子拍卖,最后导致拍到了27套住房实际拿到了17套。

  不得已,雒朝毅又通过其他渠道,最终由法院做出又一次裁定,将给他的10套100余平方米的平层房子置换成了200平方米左右的6套复式房。

  “其实,换这种复式房也是一种无奈之举,因当时拍卖已经成交,而法院又交不出那10套房子,并且再三给我做动员工作,又不能退钱,最后只有妥协。”雒朝毅告诉记者。

  雒朝毅还说,之所以不愿意小房换大房的主要原因是,在并不算发达的白银市能买这种房子的人不多,他怕难出手。

  拍卖公司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民主与法制社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在他们受法院委托就东裕房地产公司对法院查封的27套房屋进行拍卖后,对27套房屋进行了清点查验,可以确认27套房子在拍卖前均是属于被查封状态。

  相关法律人士表示,雒朝毅既然参与了拍卖公司组织的拍卖,也就意味着雒朝毅与拍卖公司有了合作。在拍卖成功后,法院却迟迟没有将27套住房即时交付,导致雒朝毅经济受到损失,拍卖公司应当对这一年中雒朝毅所交的1000余万元的利息负责。

  白银中院相关负责人在听到记者针对该问题进行采访时明确表示不接受采访。随后,记者又多次致电白银中院执行局相关负责人,仍未得到回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红太阳配资- 网站地图

红太阳配资是中国领先的在线股票配资平台及股票配资门户网,专注为广大股票配资投资者提供配资开户,网上配资服务及时全面的配资平台资讯和知识。